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重庆旅游 > 百姓生活 > 正文

“吃重庆的盐赶重庆的集用重庆的区号”湖北西极村

发布日期:2017-7-28 上午 07:15:23 浏览:148

鄂渝边界河滩,河对岸为湖北鄂渝街老集黄鹤河上古索道石塔

素有“一脚踏两省、三县”之称的恩施州利川市文斗乡青龙村,是湖北省最西的行政村。听说当地电话号码区号用的是023,村民日常生活主要靠重庆,赶集也是到石柱县的黄鹤乡,还听说曾有湖北人从未到过湖北的说法,一直不得其解。适逢武汉楚天金报策划“探寻我省地理之最”系列专题,11月14日,随同楚天金报记者一同前往,去解开青龙村那神秘的面纱。

推荐阅读杨文俊卸任蒙牛总裁职务中粮地产孙伊萍接任房地产库存超5万亿发改委再度约谈食用油涨价企业信号商卡斯柯回应动车事故北京建筑业劳动合同范本出炉[组图]车晓离婚后否认3亿分手费[股神争霸]涨停王浮出水面馨月:央行意外降准的三大原因最西行政村

此前,我们联系了青龙村村支书秦大华。秦书记说,文斗乡黄土工作站至青龙村一段正在修路,起码要到年底才能通车,建议我们晚点再去。

经打听得知,可以从重庆境内绕道到青龙,这样只需要两三个小时的车程即可。正常情况下,从利川境内到青龙村,需要7个多小时,道路不通的话,那就根本无法抵达。到湖北境内,居然走重庆境内,这多少让人有点迷惑。

上午9点半,我们准时从利川城区出发,沿着沪渝高速公路向重庆方向驶进。大约40分钟即抵达一个收费站,站上赫然写着两个大字:重庆。不知不觉间,我们已进入重庆市石柱县境内。从高速公路下来,沿途路况极好,一路崇山峻岭,云雾迷漫的大山象水墨山水画,很是壮观。再走一个小时的车程,抵达了一个集镇,我们赶紧与秦书记联系,他说,我们已抵达重庆石柱的黄鹤乡鱼龙村。

正说着,手拿电话的秦书记,已到路口接我们了。记者原以为,接下来肯定路途还很远,没想到,刚上车两分钟,秦书记就说到了。要不是看到路边房子上写的青龙村村委会,我们还真不敢相信。记者看了看时间,正好上午十一点半,距出发时间刚刚两个小时。

原来,重庆石柱县的鱼龙村与湖北利川的青龙村仅一河相隔,青龙村位于齐岳山余脉,青明山脚,东与文斗三合村、彭水县三义乡五峰村接壤,西面和西南面与石柱县黄河乡鱼龙村、汪龙村隔河相望,北与石柱县洗新乡、新乐乡毗邻,三面均被重庆地界包围,地势西高东低,平均海拔600米,呈阶梯状分布,素有“一脚踏两省三县”之称。青龙村现有635户村民,其中有上百户已经在石柱县黄鹤乡鱼龙村集镇建房安了家,但户口仍属湖北。石柱县,明代属施州卫,系湖北的地盘,清代改土归流后,划入四川,后入重庆。据当地人讲,解放初期,青龙又曾被四川接管,但是不到半年的时间,青龙最终还是划到了湖北。多年来,两地相互交叉融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青龙和鱼龙两村,都是土家族集聚地,民风民俗相同,两地百姓一起生活,和谐共处,不分彼此。

鄂渝老街

我们登上村委会办公楼二楼,里面十分热闹,村民来来往往好不热闹。秦大华告诉我们,这段时间利川市正在办理村民养老保险事宜,所以每天来往的人很多。经过短暂的停歇,很快就到了吃饭时间,秦书记盛情邀请我们到河对岸的鱼龙村集镇吃饭。巧的是,利川川市文斗乡工商所到村里搞食品卫生安全检查,我们在餐馆正好相遇,双方简单介绍,说是湖北人,顿感亲切,于是两桌合成一桌,好不热闹。午餐吃的是火锅,火锅里红红的辣汤,家常配菜也正合我们的意.大家不仅品到了正宗的重庆火锅,餐馆的老板,一位重庆妹子火辣的性格也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

饭后,我们信步在集镇街道上行走,随处可见背着背篓的村民。遗憾的是,按当地人的习惯,赶集是阳历的二五八,当天是14号,距离赶集时间还差一天,没能见到两省边界地区赶集的盛况。

秦大华提到的黄鹤老集引起了我们的兴趣,黄鹤老集就是“鄂渝街”,是一条历史悠久的老街,就在湖北“极西”的河滩附近,是一条由石板铺成的老街。我们驱车进入鱼龙村,顺着黄鹤河而下,不久即抵达鄂渝老街。老街的街道两边是建筑时间久远的木结构房子,有些屋檐下挂着包扎好的玉米坨,石板路上刻划着深深浅浅的印痕,雨中的老街有些许江南水乡的味道。

老街基本不见人影,偶尔有一个身着头笠,簑衣的村民走过。街头入口一家人开着门,一位老婆婆端着簸箕到外面来簸玉米,她告诉记者,这条老街有一百多年的历史。过去,鄂渝边界村民都来这里采购物品,交换商品,非常热闹。然而,商品经济不断繁荣,这条不到四米宽的街道既满足不了日益增多的小商贩的需求,也无法停止时代前进的步伐,于是市场移到了新街上,百年老街从此沉寂下来。我们走在青石板街上,仿佛在穿越历史的年轮,留下的是那些不老的记忆。

走完鄂渝老街,我们顺着黄鹤河道,从老街背后折回。秦书记指着河对岸一片错落有致的梯田说,以河为界,对岸就是我们湖北的土地,河弯处的红薯地里就埋着鄂渝两地的界碑。对岸,故乡的领土在云雾弥漫中仿佛仙境一般,显得更加神秘。湖北地图是一只起跳的青蛙,河对岸的土地,就是那只青蛙右脚触地的那一点。站在异乡土地,回望故乡湖北,倍感亲切,一股暖流不由得涌上记者心头。

逆流而上,清澈的河水欢快地流动。在靠近鱼龙新街的河对岸,一栋白色的建筑高大雄伟,那是刚完工不久的湖北最西极水电站湖北利川青龙电站,装机4000千瓦的小水电,是青龙村境内湖北省最大的企业。

石塔

看过了鄂渝分界点、老集,秦大华又带我们参观了当地典型的土家族民居,全木质结构的吊脚楼,多依山就势而建,多呈四合院形,民族特色十分突出。秦大华又谈到当地自然历史遗迹,说青明山上有一个石香炉,是天然形成的,可惜当天天气不好,雨大雾浓,坡陡路滑,行走不便,只好放弃前往。但他提到的石塔引起我们的极大的关注,我们决定前往。穿过青龙村街口,沿着一个叫尖山沟的山向上爬,山路崎岖陡峭,行走十分不便,经过大约半个小时艰难爬行,山腰突然延展出一块平整的地域,远远地,我们就看到一座高高的石塔。

当地人把石塔所在地叫做庙梁子,言下之意是山梁上的一座庙。这里风景优美,视野开阔。石塔由三层塔基组成,根基牢实,塔身分三层,远远望去,形状有点象杭州的雷峰塔,但没有那么高大。走近后实地考察才知,这座石塔原来是一座字库。塔身第二层正面,化纸口上方工工整整刻有“字库”二字。字库,又叫化字炉,一般建在学校旁,但这里的学校已经没有了。化纸口两边是一幅对联,左联是“一村凤篆缸”,右联是“百斛龙文鼎”。

塔身呈正六边形状,每一面都刻有文字,但由于年代久远,实在难以识读。塔身第一层正面,刻印有字库兴建年代字迹。文曰:“大清同治癸亥年孟夏月初八日,善果沐手敬书”。“同治癸亥年”即1863年,距今已有138年。古人对文化十分重视,写字前一定要洗手,甚至沐浴更衣,“沐手”即可看出古人对教育的重视程度。塔身其余几面均刻有字,刻的是捐建学校的人名。这说明,当初这里兴建的是一所学校,而不是庙宇,也说明在清朝时期,当地的文化和教育已相当发达。这种发达一直延续到民国时间,解放后学校搬迁后开始落没。

这种文化和教育的繁荣是有据可寻的。据民俗专家谭宗派介绍,石塔所在的文斗乡青龙村属于郁江流域。郁江倒流3800里,汇入乌江,再注入长江,自古就是有名的黄金水道,两岸物产丰富,商品经济相对发达。人类文明都与河流有关,郁江自古以来就是土家人集中居住的地方,孕育了土家民族。现在的利川市忠路镇,古代曾设县,称为龙渠县,忠路与文斗毗邻而居,依托郁江对外交流。在明代,紫禁城北京曾失过几次火,重建需要大量的金丝楠木。在文斗,至今有一个叫皇木槽的地方,那里曾经盛产金丝楠木,明代的宫部御使到利川的文斗、沙溪、长顺一带砍伐金丝楠木,然后从郁江放排,再到长江,最后再运到北京重建紫禁城。正因为水上运输和商品经济的发展,郁江成为一条重要文化线路,沿江两岸文化和教育的风气十分浓厚。青龙村至今保留字库遗迹,也就不足为奇。再者,从村委会所获的尊师重教奖牌,也可略知一斑。

在距石塔五步之遥的土坎上,有两座左右倒塌的石碑,其上文字曰:中华民国叁年修……,后面的文字已无法识别。可以理解为,民国叁年,即1915年,当地重新修整了学校。旁边两句诗记述了当初的繁荣景象,“彩云见日耀天心,知水仁山徵地性。”时过境迁,如今字库周围已被改成了红薯地,但屹立不倒的石塔仍记载着历史的辉煌。

插花界

返回村委会,已临近下班时间,我们又和办养老保险的村民攀谈起来。不巧,我们交谈的第一个村民却是石柱县黄鹤乡鱼龙村人,名叫蹇春华,今年已65岁,是陪一个村民朋友来办事的。当记者问及他是做什么产业的,他支支吾吾了一下,旁边另外一个村民上说:“蹇大哥给我们做了好事呢,他投资近两万元,为青龙村和鱼龙村70多户村民提供自来水,不收一分钱”。记者好奇地问他,有没有觉得自己是重庆人,没有必要给湖北人做好事,“我们都是一家人嘛,没得啥子。”他笑着说,地道的重庆口音。

49岁的村民秦林,是土生地长的青龙人。他在村里经营一家较大规模的百货商店,同时又开了像馆,还在搞婚庆服务,其子秦勇过去在外打工,前几年回来后,就和父亲一起经营自家产业,从事照片打印、视频采集和刻录光盘等技术活,不仅为青龙村村民服务,也为黄鹤乡村民服务,不分彼此。一年下来,全家收入可达10万元,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秦林虽是湖北人,但其经营的商店对面就是住的却是重庆人,“一出门就是重庆。”秦林说。

谈到生活在边界有何感想,秦林显得很激动:“交通不便,崎岖颠簸,去文斗乡办事要四个小时,去了之后往往就下班了,办事很难,灰心的很。”他还告诉记者,要是去重庆石柱,只要一个小时。

60岁老人明廷汉和他老伴,两人也是青龙人,一直在听我们谈话。这时也插上了嘴,明廷汉老伴告诉记者,她快60岁了,但从来没有去过利川城,也没有去过文斗乡,“去文斗的路不好,太远咯!”

明廷汉说:“我们青龙人的主要流通都在重庆,吃重庆的盐,赶重庆的集,用重庆的区号。”语出惊人,令人震憾。

秦大华告诉我们,今年,利川市政府投资500万,正在修从文斗乡黄土工作站到青龙的通畅工程,预计在年底就会通车,从青龙村到文斗集镇,也将从以前的4小时车程缩短为1.5个小时,对于当地村民来说,那种重要和方便,只有他们能体会到。离开青龙时,暮色降临,漫天的浓雾把湖北青龙村和重庆的鱼龙村完全融合在一起,宛如一个整体。

《“吃重庆的盐赶重庆的集用重庆的区号”湖北西极村》相关参考资料:
重庆区号、湖北离重庆多远、重庆南岸区号、湖北省襄阳市区号、重庆银行、重庆机场、湖北移动、重庆港九、重庆市委书记

最新百姓生活
本周热点
  • 没有百姓

  •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